您的位置:首页 > 科研进展

冯廷勇教授团队在《Human Brain Mapping》发文揭示尽责性影响拖延的神经通路

发布时间:2021-01-12 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本站编辑   浏览次数:

拖延是当前人们最为流行的问题行为之一,它不仅会对学业成绩、工作效率与绩效产生不利影响,还会让人陷入自责、后悔等情绪泥潭,进而影响人们的身心健康(Sirois, 2007; Stead, 2010)。先前元分析表明,大五人格中的“尽责性”与拖延行为呈显著负相关(r=-0.62)(Steel2007),即尽责性越高的个体拖延行为则越少。然而,尽责性如何影响拖延的认知神经机制并不清楚。

近期,西南大学冯廷勇教授团队在国际著名神经影像学杂志 Human brain mappingJCR SCI一区,IF5=4.938)发表了题为“The effect of conscientiousness on procrastination: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the self-control and motivation neural pathways”的学术论文,该研究结合了基于体素的形态学分析方法(VBM, the voxel-based morphometry)和静息态功能连接分析方法(RSFC, resting-state functional connectivity),对尽责性影响拖延的神经基础进行了探究(N=330)。研究表明,尽责性主要通过自我控制和动机两条神经通路来降低拖延行为,提高执行力。该研究不仅揭示了尽责性与拖延的关系及神经基础,也为拖延行为的干预提供了新的视角。

VBM结果表明,尽责性的时间相关维度(Time_Consci facet)与左背外侧前额叶、右侧眶额叶的灰质体积呈正相关(图1a-b),非时间相关维度(Nontime_Consci facet)与右侧壳核的灰质体积呈正相关,而与左侧脑岛的灰质体积呈负相关(图1c-d)。

1. 尽责性与大脑灰质体积的相关图(时间维度: a-b ; 非时间维度:c-d

2. 尽责性与大脑静息态的功能连接(左侧表示定义的种子点,右侧表示与尽责性存在显著相关的功能连接脑区;GRF 矫正voxel p < .005cluster p < .05

进一步以左背外侧前额叶、右侧眶额叶、右侧壳核、左侧脑岛为种子点,进行全脑的功能连接分析。RSFC结果表明,背外侧前额叶和顶下小叶、后扣带回的功能连接与尽责性呈正相关关系,而旁海马—壳核、脑岛—顶下小叶的功能连接与尽责性呈负相关关系(图2)。

更重要的是,该研究尝试采用结构方程模型(SEM, structural equation modeling)整合RSFC的结果,拟合出了尽责性影响拖延的两条神经通路——自我控制(背外侧前额叶—顶下小叶, 背外侧前额叶—后扣带回)和动机(旁海马—壳核, 脑岛—顶下小叶)(图3)。这说明,尽责性高的个体,一方面具有良好的自控能力,另一方面具有很强的动机(包括追求奖赏的动机和避免惩罚的动机),从而表现出良好的执行力,这也为拖延的干预提供新的思路和途径。

3. 整合功能连接的结构方程模型*p < .05, **p < .01, *** p < .001

论文的第一作者为西南大学硕士生高侃鑫,冯廷勇教授为通讯作者。该研究得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(31971026)和中央高校基本科研基金(SWU2009104)的支持。

 

文章索引

Gao, K, Zhang, R, Xu, T, Zhou, F, Feng, T. The effect of conscientiousness on procrastination: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the self‐control and motivation neural pathways. Hum Brain Mapp. 2021, DOI: https://doi.org/10.1002/hbm.25333

 


xxfseo.com